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癡人說夢是江南

——華東之行散記

2020-11-01 10:15:00 來源:河源日報

□曹春風

一直以來,在我的心里住著一個如夢似幻的江南,所以時常念叨要去看看俊美的江南。今年的旅行,終于實現了我的心愿。

南京是座千年歷史古城,“江南佳麗地,金陵帝王州”。行走在夕陽余暉下的秦淮河畔,想起杜牧的“煙籠寒水月籠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”。而杜牧一定想不到,一千多年之后的今天,秦淮河畔已經成為非常熱門的旅游勝地,曾經的人文薈萃,曾經的繁華鼎盛,曾經的豪門名士留下的魏晉風度,在秦淮河畔的夫子廟、江南貢院和王謝士族烏衣巷,都不復重現,只有喧騰的槳聲燈影,畫船簫鼓,伴隨著長流不息的秦淮河,在訴說這座千年之城的興廢與沉浮,永不消逝。

“佳園住佳耦,城曲筑詩城”,走進蘇州園林中的耦園,如同穿越時空,穿越到《西廂記》和《牡丹亭》里夢一場。耦園的美是小家碧玉,精巧雅致,一磚一瓦,一石一木,皆成風景。一窗熹微,幾格桂影,回廊蕉聲,淺池魚戲,假山曲徑,亭臺軒榭,古色古香,無論從哪個角度皆美成一幅畫,加上深厚的文化底蘊,以不出城廓而獲山林之趣的匠心獨運,詮釋了江南古典園林的無窮魅力。我曾無數次幻想著住進這樣的雕樓繡閣,撫琴、吟詩、刺繡,閑亭對弈,瓊臺賞月,撲蝶采菊,踏雪尋梅……即便是粗茶淡飯,也會充滿氤氳的詩意與雅趣吧?

走進水鄉烏鎮西柵,猶如走進心靈的原鄉。小橋流水人家,古樸得至拙的房屋,狹窄悠長的石板小巷,水上人家依水而居,枕流而眠。萬家燈火搖曳在水中的倒影,流光溢彩,烏篷船木櫓劃動的水聲,楊柳岸嬌鶯輕送的呢喃,使水鄉浸潤的千年烏鎮,如夢如幻,似水柔情。“一生癡絕處,無夢到徽州。”無數次的心馳神往,有幸一夜有夢宿烏鎮。

西湖的大名,是帶著詩情畫意徜徉腦海中的。來到西湖,想看蘇堤春曉,想看花港觀魚、想看斷橋殘雪、雷峰夕照、三潭映月,想聽柳浪聞鶯、南屏晚鐘。如今,終于踏上西湖湖畔的蘇堤,煙柳籠紗,畫橋鶯啼,沉醉吟越調。行走在斷橋上,想當年許仙與白娘子斷橋上的浪漫相遇,梁山伯與祝英臺十八相送長亭外,是何等的情真意切;而那個滿含幽蘭泣露淚的蘇小小,是否依然是“風為裳,水為佩”的冷艷與孤寂?“放棹西湖月滿衣,千山暈碧秋煙微”,眼前的風月,是否還是盛唐時期的西湖風月?曲苑風荷里依然亭亭鮮妍盛開的荷花,是否還是楊萬里筆中映日的那一朵呢?“處處回頭盡堪戀,就中難別是湖邊”,惜別西湖,寫下笨拙的詩篇留給西湖,留給像夢一樣的西湖:“迷蒙煙雨澹蒼穹,輕緩畫船泛水中。風致萬千欲擷取,獨留瀲滟與蘇翁。”

告別杭州,離開江南,是那樣的依依不舍。

是的,一直以來,在我心里,一直都住著一個如夢似幻的江南,她是神一般的存在,她是夢一般的女子,她是夢一樣的絕代佳人。她在那遙遠的先秦《詩經》里走來,凌波微步,裊娜娉婷,在水一方,裙袂飄飄;她羅襪生塵,回首倚門卻把青梅嗅的嬌羞;她浣紗若耶溪,采蓮晚回舟;她吳儂軟語,燕語鶯聲;她在昆曲委婉的旋律里,在弦琶琮錚的評彈里;她在董源的淡墨輕嵐里,在黃公望的山居圖里;她在會稽山下的蘭亭里,在春江花月夜吟唱里。

她在那一脈明明秀秀的江南山水里,她在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里,在中華古典文化的脈絡和血液里……是煙雨的浸潤,是厚重的歷史積淀,讓她溫潤如玉,蘭質蕙心,與世無爭,儀態萬方,傾國傾城,不可方物,無與倫比……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香樟樹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日本老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