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文學頻道

我們的詩和遠方

——寫在第三輪扶貧干部駐和平縣一周年的日子

2020-11-01 10:00:00 來源:

□陳志新

幾十年來,日常最使我警醒的,是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主人公保爾·柯察金說的“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: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,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,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愧!”很小的時候讀這段文字的情景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

或許是因為臨近退休的緣故,或許是投身于脫貧攻堅第一線而有了人生更多的思考使然,時常品味的不是呢喃陽春的芬芳明媚,也并非吟唱仲夏的爛漫熱烈,而是時常想起一些哲理名句。在駐和平縣扶貧的日子里,每當工作至夜深人靜、一個人獨處的時候,往往還會細細品味熟讀過的其它一些詩文名句,心中便流淌著一股暖流,也因此常常使我夜不能寐、百感交集。

毛澤東曾在張思德的追悼會上說: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輕于鴻毛。為人民利益而死,就比泰山還重;替法西斯賣力,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,就比鴻毛還輕。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,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。”張思德用自己的生命詮釋了共產黨人的崇高宗旨——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后來,我還抄錄了一首頌揚張思德的詩歌,其中一闋寫道:“大音希聲的張思德/你厚厚的嘴唇不大會說/一句為人民服務/氣壯山河。”

“血染東南半壁紅,忍將奇績作奇功。文山去后南朝月,又照秦淮一葉楓。”這是葉劍英同志在重慶讀到方志敏獄中手書后寫下的一首七言絕句,以此贊揚方志敏堅貞不屈的崇高品德。方志敏在獄中手書的《清貧》有一句警言:“清貧,潔白樸素的生活,正是我們革命者能夠戰勝許多困難的地方!”我在方志敏的《清貧》看見了偉大的情懷和氣節。諷刺的是,方志敏被捕后,兩個國民黨士兵想在共產黨“大官”身上發財的夢想換來的是大失所望,從衫領捏到襪底,只獲得一只懷表和一支自來水筆。作為一個共產黨的“大官”,方志敏經手公款何止百萬大洋,但他只喝白開水,舍不得喝茶。

每當心中默念這些詩文時,腦際中的往事便紛至沓來。我想起了青蔥年少的總角之交,想起了上山下鄉立志扎根的壯志豪情,想起了社教駐村迎來的豐收喜悅,想起了當農村干部的艱苦奮斗,想起了工作后重返課堂苦讀的數載寒窗,想起了執教生涯的三尺講臺,想起了在辦公廳爬格子的案牘勞形,想起了在政法口躬身20多年的艱難困苦,想起了短暫而充實的政協美好時光……總之,點點滴滴,歷歷在目,我經常以保爾·柯察金的話拷問自己,有沒有虛度光陰貪圖享樂呢?有沒有庸庸碌碌的怠政懶政呢?

有人說: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茍且,還有詩和遠方。

詩和遠方,是文學愛好者的理想。張思德、方志敏,還有許許多多的優秀共產黨員,他們一生中所做的事情,似乎都是“平凡小事”,并沒有那么轟轟烈烈,但他們的情操是何等的高尚、胸襟是何等的博大。他們中間的很多人,自己并沒有留下文字上的詩詞歌賦,也沒有豪言壯語,但他們的行動,卻譜寫出人類最偉大的壯麗詩篇,從而引起文人墨客甚至偉人的贊頌,何嘗不是在實現先輩們平凡而偉大的理想呢?

詩,有大河奔涌,也有涓涓細流。我們生活在和平年代,當然沒有經歷過戰火紛飛,像張思德和方志敏一樣為了黨的事業拋頭顱灑熱血,但初心不變味,詩情不褪色;我們面對的扶貧環境,比起當年焦裕祿所處的蘭考縣,可以說有天壤之別,我們同樣要不辱使命,走向遠方。

就我而言,慶幸到了耳順之年、卸去了領導職務后,還可以盡綿薄之力為扶貧事業作點貢獻,雖然不是轟轟烈烈,但也有只爭朝夕的緊迫感,從中體會到“有工作也是一種幸福”的真諦。駐和平諸君,拋下了繁華都市的安逸舒適、朝九晚六的作息規律,暫別了親情的眷戀,孑然一身來到了偏遠的山區農村,居身于土磚木瓦之房,行走在泥濘崎嶇之路,每天既要訪百姓之疾苦,思田野之改變,還需面對繁雜的數字報表、文稿材料、項目方案、系統臺賬……但我們心中明白,這一切都是為了人民群眾,為了實現全面小康社會。

我深信,日后我們回首往事時,這一定是最美好的時光,是一段最充實的人生經歷,是人生中最難得的精彩!

這,不也是我們扶貧干部的詩和遠方嗎?

(作者系深圳市福田區政協原主席,深圳市關工委常務副主任、福田區扶貧領導小組副組長)

編輯:梁軼倫
    上一篇:《文青之死》
    下一篇:沒有了
    數字報
    Top 日本老熟妇无码色视频网站